埃因霍温:荷兰的创新和高科技中心

1891年时的埃因霍温还是一个小镇。飞利浦兄弟在此设立工厂生产灯泡。随着飞利浦的壮大,埃因霍温逐渐由小镇发展为一座现代工业城市。2001年,飞利浦将公司总部迁往阿姆斯特丹,但埃因霍温仍到处留存着飞利浦的痕迹。这是位于市中心的飞利浦博物馆。人民网记者 杨牧 摄

步入北京飞往阿姆斯特丹的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班机,舱内电子屏上显示:飞行距离8000公里,飞行时间11小时。加上7小时时差,这意味着在北京时间11时55分起飞的航班,将于荷兰当地时间15时55分抵达阿姆斯特丹。这旅途中比工作日时间还漫长的11小时,除去部分用于小睡以适应时差外,剩下的大部分时间被我用来恶补与此行目的地——荷兰,以及采访主题——“创新发展”等有关的背景知识。

埃因霍温是此次荷兰之行的第一站。对比行程单和荷兰地图看了许久,邻座的一位朋友问:“第一次去荷兰?”“是。”“去荷兰哪儿?”“埃因霍温。”“哦,之前了解埃因霍温吗?”“我听说过埃因霍温足球队。”

好吧,对于“科盲”来说,能通过埃因霍温球队知道这个城市已经很不错了。这就是出发前,我对埃因霍温的初始印象。但是越往后查阅资料越发现,对于“科技控”而言,埃因霍温是一个如雷贯耳、彪炳史册的名字。她不仅是100多年来飞利浦总部的所在地(2001年,飞利浦将总部迁往阿姆斯特丹),更成功地由一个工业城市转型为创新中心和高科技中心,成为“荷兰硅谷”。

在阿姆斯特丹接机的是埃因霍温市所在的布拉邦省经济发展署(BOM)外商投资部项目经理维多利亚。热情又认真的维多利亚在记者一行上车后,马上发放了在埃因霍温的采访行程,并称职地当起了埃因霍温的宣传大使。她向我们介绍,埃因霍温是欧洲四大高科技聚集地之一。2013年曾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智慧的城市”,因为这里每平方公里的人均知识专利数居世界第一,远超美国“硅谷”。

维多利亚因身为埃因霍温一员而自豪。而当我们听说她会讲五国语言(荷兰语、英语、俄语、西班牙语、德语)时,顿感“智慧城市”一说所言不虚。

埃因霍温设计学院的学生在低声讨论设计作品。他们被要求“为使用者设计”,“产品要面向市场”。人民网记者 杨牧摄

我们在埃因霍温的停留时间仅有1天。第一处采访的地点,是在工业设计领域闻名遐迩的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据说,飞利浦对这座城市的馈赠,不仅体现在城市设施等硬件上,如今埃因霍温设计产业的快速发展,也得益于飞利浦的精神气质。在我理解,这种精神气质就是兼顾实用和美观。成立于1947年的埃因霍温设计学院,恰位于飞利浦博物馆附近,承接她的气质。

设计学院执行委员会秘书Henri Beelen告诉记者:“我们的教学目标是培养设计家,不是艺术家。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设计者要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为使用者设计,产品要有市场。而艺术家可以天马行空,不用考虑使用者的感受。”

Henri Beelen进一步介绍,为了实现培养目标,在第一学年,学生被要求进行一场“脑力激荡”,忘记曾学到的一切。要学习全新的内容,用全新的视角看待并讨论事物。经过一年的训练与考察,150名学生中大约70%-75%可以留下。

“离开的学生不代表他们没有能力,而是这里不适合他们,也许他们更适合当艺术家,可以到艺术院校接受专业教育。” Henri Beelen说。

据了解,埃因霍温设计学院的本科专业有8个,都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包括人类与活动、人类与休闲、人类与生活、人类与公共空间、人类与通信、人类与流动性、人类与福利、人类与身份,其负责人都是国际著名的设计师、建筑师或艺术家。

走在设计学院空旷的大开间教室里,我们看到,学生们或埋头阅读、或摆弄器具、或低语讨论,都在为设计出满意的实用作品而背负着压力。众所周知,宽进严出是欧洲高等院校的普遍特点,Henri Beelen介绍说每一届只有40%左右的学生能从这所设计学院顺利毕业。学院的墙上张贴着一张2015年的设计比赛海报,写着:“你的设计是否能成为商品?”

以“开放式创新”和“创造交流的空间”为特点的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能为企业提供成熟的商务生态系统,帮助企业拥有更多的商机与发展空间。人民网记者 杨牧摄

离开设计学院,下一处访问地点就是传说中的“世界上最智慧的园区”——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这座园区占地103公顷,上世纪90年代末,为应对未来知识经济对开放式创新的需要,飞利浦集团将旧园区改造为以“开放式创新”和“创造交流的空间”为特点的高科技园区。2012年,为削减成本,飞利浦将园区出售,从中获得巨额利润。

现任园区的媒体经理Jacky Wassenberg向我们介绍,目前有来自全世界的132个高科技企业或研究机构在园区设立办公室,如欧洲薄膜太阳能电池相关技术联盟“Solliance”研究所,还有从飞利浦原半导体业务部剥离后新成立的恩智浦(NXP)公司等等。

“企业进入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虽然需要支付较高的租金,但是现代的办公空间和便利的服务设施,还有园区提供的成熟的商务生态系统,可以帮助企业拥有更多的商机与发展空间。”Jacky Wassenberg说,“如今有60多个国家的8500多名高端人才,在这里工作。”

在恩智浦工作的上海小伙沈佳麒就是其中一位。我们在恩智浦的采访中,他与荷兰同事一起向我们详细介绍并演示了恩智浦在汽车电子、智能识别等领域的半导体研发和市场拓展情况。可惜我实在不懂各种芯片、模组、总线、后台等科技术语,所以不能一一在此赘述。

在高科技园,一种帮助初创高科技企业孵化成长的公司模式令人印象深刻。苏州海博智能是一家来自中国的高科技公司,通过把密码器植入银行卡形成可视IC卡系列产品,打造线上线下身份和移动支付的安全载体。这种技术被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内的私人初创企业孵化公司Startup Bootcamp看中,公司成员被邀请到园区参加为期3个月的集中培训(孵化),内容包括专利申请、财务税收以及寻找投资人等等。

正在园区内参加培训的海博智能董事长助理刘英向记者介绍了孵化的大致过程。她说,今年10月中旬,Startup Bootcamp从世界各地几十个团队中选出11个最看好的初创团队来到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然后邀请100多个来自各行各业的导师培训和判断这些初创团队是否有前景。明年的2月6日,Startup Bootcamp将邀请400个投资人和业内人士评选,帮助初创团队拉取融资机会。

刘英说,今年是Startup Bootcamp第2次孵化初创团队。在去年的10个团队中,有1个年轻团队第1次融资就获得了几百万欧元的投资。对于海博智能产品是否能在欧洲实现融资,刘英很自信。刘英还介绍,如果融资成功,Startup Bootcamp将持有公司一定比例的股份。

1891年时的埃因霍温还是一个小镇。飞利浦兄弟在此设立工厂生产灯泡。随着飞利浦的壮大,埃因霍温逐渐由小镇发展为一座现代工业城市。在2001年飞利浦将公司总部迁往阿姆斯特丹后,埃因霍温加快转型,由一座工业化城市发展为荷兰的创新中心、高科技中心,以及初创企业的孵化园。

这座城市没有因为时代变迁而退出舞台,而是紧跟着时代潮流与脚步,通过创新发展重获新生。“把技术转化为业务、把想法转化为成果、把伙伴引向成功、把投资转化为利润、把言论转化为行动、让工作变得有激情、把你转变为我们”,这句埃因霍温高科技园区宣传册上的话正是这座城市的精神写照。(人民网记者 杨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亚博app英超买球的首选_官网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